Menu

夏泉的后院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一)

「怎么会有特长爱好这种空要填啊!我怎么知道我的特长爱好是什么!」

「你不是经常跑步吗?那就填跑步嘛。」

可是我喜欢跑步吗? (更多…)

群管

从微博上搜出来我加入那个 Telegram 群组已经四个月有余了,看着人数从几十人发展到目前的数千人不免感慨人们对知识及理性讨论的追求还是可以突破重重障碍,正如那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1]所述。但凡事都有倦怠期,在经历了一段蜜月期后人们对群讨论的热情也逐渐降温,回归自己日常的生活。这当然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也不免让我觉得可惜,但仔细想想这种讨论如果太多反而不正常。事实上所有公开群组都是如此,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热情洋溢的分享,舌剑唇枪的思想碰撞后便进入了无限期的贤者时间,在这之后时不时会掀起一波小浪花但稍纵即逝。对于很多人而已,那不过是一个永远摆在 Telegram 上无数群组里不起眼的那一个,它现在的信息是少得总会排在科学上网分享群或各式各样的政治群之后,如一块墓碑一般沉默。 (更多…)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序)

我要开始写跑步这件事了。

那要写点什么呢?从何下笔? (更多…)

读书笔记:《饥饿的盛世》

一、

从公元前 221 年秦朝立国到 1911 年清朝灭亡,中国历经了三百多个皇帝。他们有的昏庸,有的精干;有的短命,有的长寿;有的膝下无子,有的子孙满堂。有的把国家带向灭亡,有的推动王朝走向盛世。乾隆是中国皇帝强人政治的巅峰代表,也是体现父权社会框架下中国传统价值观家长的集大成者。在他的带领下,纵向来看,中国达到了几千年历史中人口最多,国力最强盛的时期。 (更多…)

你有几个 Ziggy Stardust?

一、

前些天老毛病发作,右手臂肿得如充了热气的红气球。吃了药仍不见好转,晚上睡觉手一碰着床垫就如碰到烧红了的烙铁。已经到了家里的夜行动物出来觅食狂欢开派对的时间了,我听着隔壁房间的呼噜声数着羊依旧无法与周公约会。城市的深夜除了食堂,还有家里的床。不同的是在深夜食堂可以和黄磊大倒苦水,痛斥工作中的老板无人性的种种举动,压榨员工到就差没在公司住下组成家庭的程度。加班到蝙蝠出来觅食的时间,你也去深夜食堂觅方便面,多一颗蛋就算是豪华宵夜套餐。构成城市深夜的除了可以让人因肥胖的焦虑而愧疚的美食,听尽城市白领委屈而自己的委屈又无人诉苦的酒保,还有像我这种在床上辗转反侧思考人生,无美食无红酒空有焦虑的普通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