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夏泉的后院

广府

一、

我始终对广州有着无法言表的感觉,一方面长期生活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的我对于城市文化并无感受,另一方面有亲戚在广州让我对它有种若近若离的距离感。

但重新踏上广州的那一刻,我在想,这也太像是我住的地方了吧。

(更多…)

Mad Men: 黄金时代的迷失者

一、

让我们想象一下,你突然回到六十年代初的纽约,看到的是一副怎样的景象。

(更多…)

激进时代的保守老人

一、

我的互联网生活起始于中文博客最兴盛的年代,那时我还在读初中。当然上网的时间受到家长的严格限制,老一代总对新鲜事物有所排斥,但我也是在那个年代形成了对互联网的最初认识。终于,每个人都有一个向世界宣告自己存在的地方了,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当然要有网络信号),不仅仅是新闻媒体,每个人都有理论上的可能看到另一个人不定向式的随笔。互联网开始从由少数精英掌控发言权到普罗大众平等发言的转化,一切对思想言论的把控在去中心化的浪潮面前似乎不堪一击。自媒体这个词语尚未流行,但每个人都是事实上的自媒体。

(更多…)

互联网之死,老大哥永存

一、

1984 年的美国超级碗,直到今天依旧被人们所记住。而大多数人印象中不是那年的比赛如何精彩,而是苹果公司的那段一分钟的广告。在广告里,乔布斯把蓝色巨人 IBM 比喻为奥威尔笔下的老大哥,而苹果的麦金塔电脑真是打破这位老大哥统治的最佳利器。 (更多…)

排队

春分刚过不久,沉睡了久日的鲜花逐渐探出了头。树叶争先恐后地布满在细长的树枝上,让原本单调乏味的树木一下子充满生命的气息。恰巧今晨下了一场大雨,打在树叶和花瓣上让这群年轻的植物了解大自然的残酷,但也让杀不死的它们变得更加强韧。可春天对于人类绝不是生命的气息,反倒使得医院人头攒动。

(更多…)